听涛轩
  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在互害型社会中,如何避免成...
在互害型社会中,如何避免成为“丧尸”?
作者: webmaster (站长) 时间: 2017-01-02 16:37:18 | [回复] [发表] [<<] [>>]
最近,韩国电影《釜山行》特别棒、特别火,拿下韩国夏季档票房冠军,入围戛纳电影节,也获得很多中国人点赞。

影片讲述主人公石宇与女儿乘坐高速列车前往釜山,车上一位少女带有丧尸病毒并开始肆虐扩散,整个列车进而陷入灾难的故事。《釜山行》首先是一部出色的丧尸片,制作精良,画面真实,节奏感强,高潮迭起,不亚于好莱坞的大制作。



其次,这部电影之所以赢得口碑和票房,还在于它展现了人性之复杂。如男主角本是以榨干散户为乐的基金经理和不关心女儿的冷血父亲,在丧尸爆发的列车上几次教育女儿“这种时候只要自己逃命就行了”,还冷漠地关上车厢门,差点害死男二号胖大叔怀孕的妻子,但他最终幡然悔悟成了打怪救人的英雄。而另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大叔一路为求自保害死许多人,最终念念不忘的却是他老家的母亲。



如果再深入地看,这部电影其实是互害型社会的隐喻。被丧尸咬了便会变成丧尸再去咬别人,这就像在互害型社会里,你给我吃毒大米,我给他吃假药,他再给你吃黑心面粉,最终大家互相伤害,都成为牺牲品。

这样的互害型社会非常可怕,就像封闭列车上只要有一个丧尸在,就很少有人能逃出生天。那在这样的互害型社会里该怎么办,我们如何才能避免成为“丧尸”?《釜山行》这部电影便提供了几种答案。



第一种是自保、逃避。面对可怕的丧尸,大多数人只会望而生畏撒腿就跑,但没有几个人能逃出丧尸的魔爪,即使那西装革履的中年大叔逃到开往釜山的列车驾驶室,也依旧难免。这好比今天我们面临的雾霾,无论高官巨富还是贫民百姓,都难以逃脱。

自逃还不可怕,可怕的是有些人为了自保而充当冷漠的观众,甚至牺牲别人。《釜山行》这部电影中,有一个令人印象特深的情节:在中年大叔的教唆下,整节车厢的人怕被从别的车厢逃出来的男主角一行感染,从而无情地关上了车厢的车门,但迎接他们的是什么?车厢中有个妹妹看到一门之外的姐姐变成了丧尸,愤怒之下打开了车门,于是全车厢的人大部分跟着成了丧尸。



这个情节让人联想到我们中国一个广为传播的故事:山间公路上三名持枪歹徙盯上漂亮的女司机,强迫车子停下,要带女司机下车玩玩,女司机情急呼救,全车乘客噤若寒蝉。只有一中年瘦弱男子应声奋起,却被打伤在地。女司机被拖至山林草丛,半个时辰后,三位歹徒与衣衫不整的女司机归来。女司机要被打伤的男子下车,不下车就不开车,刚才对暴行熟视无睹的乘客们却如刚刚睡醒般,齐心协力地劝那男子下车。男子被迫下车后,女司机带着全车乘客落下悬崖。

《釜山行》的那个情节和中国这个故事都在告诫我们,麻木不仁充当看客,最终自己也难逃生天。所以,在互害型社会中,自保、逃避是不可行的,我们只能像《釜山行》中的男主角、胖大叔和故事中的瘦弱男子一样奋起抗争,救人最终也救自己。



19世纪下半叶,美国一度陷入互害型社会,血汗工厂、贪污受贿、尔虞我诈、假冒伪劣……社会道德极其败坏,社会秩序极其混乱。以斯蒂芬斯为首的记者对此强烈不满愤然抨击,写出了2000多篇揭露丑闻的文章,形成了近代美国史上著名的“扒粪运动”。如厄普顿.辛克莱写的《屠场》揭露出的芝加哥肉类工厂的肮脏黑暗令人震惊,老罗斯福总统从此不敢吃香肠,并导致了政府通过食品卫生法。“扒粪”运动促使社会猛醒,人们开始与各种丑恶现象作斗争。各种立法如潮水般涌来,如纯净食品和药物管理法、肉食检查法、反托拉斯法等等,妇女选举权、住房、教育、劳工、社会保险等方面也都作了重大改革。这些措施,有力遏制了互害型社会,美国从此走上了康庄大道。

所以,互害型社会并非不可抵抗,我们并非只能坐以待毙。只要团结起来,互助互救,反击抗争丑恶现象,是可以打败“丧尸”,也避免我们自己成为“丧尸”的。

如果没有反击的勇气,那至少还可以不作恶。《釜山行》中最后一个镜头特别让人动容:釜山的一位守卫士兵接到上司命令,要射杀唯一逃出来的孕妇和小女孩,他紧扣扳机但最终放弃了。



这个镜头让人不禁又联想到一个故事:德国柏林墙倒塌后,守墙卫兵因格·亨里奇因射杀一位企图翻墙逃向西德的青年克利斯而在1992年2月受到审判。亨里奇和律师都辩称卫兵的行为仅仅是执行命令,别无选择,罪不在己。然而,法官西奥多·赛德尔却认为:“作为警察,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,但打不准是无罪的。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,此时此刻,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,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。这个世界,在法律之外还有‘良知’。当法律和良知冲突之时,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,而不是法律。尊重生命,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。”最终,卫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杀被判处三年半徒刑,且不予假释。

是的,良知是我们人类的最高行为准则,如果没有良知和丧尸何异?我们也许没有能力、勇气反对恶行,但至少可以自己不作恶或少作恶。这是我们完全可以做到的,是互害型社会中的行为底线。

总之,在互害型社会中,在面临“丧尸”时,就像电影《釜山行》所揭示的,自保是逃脱不了得,如果不能奋起抗争,那就请至少别作恶、少作恶。 

--
◆ From: 58.217.162.*
分享到:

推荐 | 举报 | 打印 |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