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涛轩
  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80后大多未老先衰,你的梦想...
80后大多未老先衰,你的梦想还在燃烧吗?
作者: webmaster (站长) 时间: 2017-01-02 16:34:39 | [回复] [发表] [<<] [>>]
时光飞逝,转眼间,我们80后就已长大并逐渐老去。年长的80后已经奔四,年轻的80后也只剩下青春的尾巴。那么,曾经风华正茂的80后如今过得怎么样,80后未来又会如何呢?
“我一代”
80后作为一个专有名词、80后作为一个群体最早的出现是80作家的涌现,代表性人物有韩寒、郭敬明、张悦然等新概念作家。论时间、论成就、论表现,80后作家都可以称为80后的代表,他们异军突起群星闪耀璀璨夺目。



而80作家的代表则是韩寒,韩寒当为80后第一人。是他率先举起了80后的大旗,开辟了80后自己的道路,赢得了属于80的舞台,展现了80后独特的风采;是他带领着80后不断“起义”,从边缘逐渐走向了中流,表现和证明了80后这一代。

以80作家为代表的80有着自己鲜明的特点,最大的特点就是比较“自私”,可以称之为是个人主义的一代,美国《时代》周刊就曾封他们为“我一代”。他们“唯我独尊”“我行我素”“我的地盘我做主”,敢于、善于“自私自利”、张扬个性,尽情地展现和实现自我。

“个人主义”主要分为“表现型个人主义”和“功利型个人主义”:

前者张扬个性勇于表现,主张打破传统戒律和习俗陈规,顺乎生命情感,“任由变幻无常的想象尽情驰骋“,并将这种艺术梦想转化为生活行动,追求一种无所羁绊的人生,其人格典范是艺术家;

后者追逐财富精于功利,在趋乐避苦的等价形式上对人的行为进行抽象还原,然后再以此为基础,对投入产出的大小或多少予以精确的定量计算,其人格样板是企业家。

80后作家韩寒和郭敬明恰好是这两种个人主义的各自典型,韩寒我行我素特立独行个性十足,郭敬明则比较功利、物质。

“自私”只是80后特点的一面,另一面则是具有公共精神,他们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公民。汶川地震的志愿者充分展现了80后的这一特点,他们并非不关心社会,而是更具有责任意识,既享受自己该享的权利又承担自己当尽的责任。

“自己”和“公民”是“自我”这枚硬币的两面,两者的结合构成了完整乃至完美的80后。他们是开始做真实的、最好的自己的一代,如有人对韩寒的评价:“他作为一个觉醒的符号,是不可替代的。四五十年代的人在主政政治,六七十年代的人在主政经济,从韩寒开始,看到了一种告别,和中国旧有的传统进行告别。不再背着沉重的历史包袱,开始卸下包袱,变得真实,回归到人。”

除了80作家,有代表性的80后群体还有李想、茅侃侃、戴志康和高燃等80后创业代表。他们白手起家,意气奋发,“十岁出头即开始接触计算机、而后迷上互联网,二十岁前后纷纷独立创业,二十三四岁就有所成就,带领着数十、上百人的团队,拥有了千万、甚至过亿的创业财富”。

大多数80后有着共同的经历、体验,他们看过西游记、葫芦娃、大头儿子小头爸爸也看过变形金刚、北斗星拳、黑猫警长、小龙人,喜欢过四大天王、成龙、李连杰、小虎队、周星驰、BEYOND、林志颖也喜欢谢霆锋、F4、超级女生,一边狂热世界杯、哈利·波特、同居一边学邓论马哲、毛概、三个代表……

他们是“垮掉的一代”、是独生子女的一代,是扩招的一代,是随着改革开放春风和网络长大的一代,他们在被宠溺、注目和鄙视、声讨中逐渐长大。


“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”
  “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;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;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: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。”我们80都曾经相信自己会有光明的前途。如今,长大的80后有光明的前途了吗?你们过得还好吗?辜负时代所托了吗?

80后的代表80作家们早已分道扬镳,各自造化。韩寒从“坏小子”、“风云人物”变成了“国民岳父”,不再挑战、批判社会而是回归平凡;郭敬明一如既往地在我们这个小时代中成功成功再成功,可也逐渐江郎才尽穷途末路(《爵迹》仆街,郭敬明成功之道已穷途末路);张悦然则不断挑战、突破自己,放弃青春文学直面历史创伤,如茧般蜕化成蝶;而更多的新概念获奖作家光环褪去后与文学告别,从事着与写作无关的职业。

80后创业代表们也各有成败。李想一手创办的汽车之家上市成功,他却辞职创办智能交通服务商车和家;年仅23岁的茅侃侃一度成为一家国有控股企业的CEO,后不断创业、失败、再创业,患上严重的抑郁症并皈依佛门;戴志康创办的康盛创想被腾讯6000多万美元收购,现任腾讯电商控股公司生活电商部总经理;高燃参与创办中国第一家视频网站,如今转身投资成为风云资本创始合伙人。现在最引人注目的80后创业者集中于移动互联网,如大疆、滴滴、今日头条等创始人都是80后。

大多数80后则“人艰不拆、累觉不爱”。据新周刊2014年8月调查,八成80后月薪未过1万元,十个80后四个是房奴三个是车奴还有三个是啃老族。住房、婚恋、职场竞争、父母赡养等压力山大,乃至有人说:“80后是尴尬的一代,生活苦不堪言,钱都让50后60后挣去了,女人都给70后泡去了”。

复旦大学2016年7月的调查则发现,“拼爹/拼妈”很重要,父亲的职业和孩子收入成正相关联系,年收入超过30万者为佼佼者,超过4成人从未换过工作。


从这两项调查中可见,大多数80后过得并不如意,尤其是日益高不可攀的房价让80后们压力巨大,靠自己的奋斗在城市买房已基本不可能,迷茫、悲观成为不少80的共同感受。有调查表明,67.72%的80后感觉迷茫,身上堆满压力。



大多数80后在成熟也在堕落,在前行也在挣扎,痛并快乐着,不断收获和失去,未曾绽放就要枯萎,渐渐失去自我泯然众人矣,一如我们这个时代,一如前人。

随着时间的推进,“三十而立”的80后将承担更多的责任。一方面是家庭的责任,至少有四个父母和一个孩子要养;一方面是时代的责任,世界终究是他们的,终究需要他们的领导、引导。

责任越来越大,而挑战也越来越大。工作上的挑战,60后、70后还握着实权,90后、00后等小鲜肉不断涌来;婚恋上的挑战,目前主要的剩男剩女就是80后了;形势的挑战,房价越来越高,经济越来越不景气,阶层越来越固化……



80后能够承担起光荣的责任,应对艰难的挑战吗?是未老先衰放弃梦想向现实投降,还是依旧年轻坚守自我追逐梦想?我们每位80后都将交出自己的答卷,时间会给出最终答案。

每一代人最终能脱颖而出的都是少数,你会成为那些少数吗?你的梦想还在燃烧吗?留给我们80后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--
◆ From: 58.217.162.*
分享到:

推荐 | 举报 | 打印 |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