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涛轩
  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和亲人的四个电话
和亲人的四个电话
作者: webmaster (站长) 时间: 2013-03-12 10:32:02 | [回复] [发表] [<<] [>>]

昨天晚上七点多,我正在看书,接到父亲的电话。父亲和我的通话内容向来都非常雷同:“吃了吗?”,“吃了。”“又在看书啊?”“恩。”“别整天看书,歇歇。”“不看书,干什么?”“睡觉。”“这才七点多,就睡觉啊。”“睡,俺都躺床上了。”“哦,最近有啥好消息吗?老板给钱了?”“还没,瞎不了,你放心,迟早的事。你有什么好消息?找着女朋友了吗?”“还没,瞎不了,你放心,迟早的事。”……

去年是我家最“失败”的一年,当了十多年包工头的父亲“晚节不保”,老板欠了工钱迟迟不给,到现在一年多了还欠着一半的钱;我跟谈了两年多的女朋友眼瞅着就要结婚了,却说分就分了,到现在快三十了还光棍一个。因此,去年春节,我和父亲都有些不好意思回家过年,无颜见江东父老啊,父亲是村里赫赫有名的“大老板”,我是村里赫赫有名的大学生。因此,我和父亲近来的电话中心内容,便是小心翼翼地打探对方的好消息,却总是一次次失望,只能空空地安慰彼此。

我一直想把父母接到南京,稍微享享清福。可父亲总是不肯,他说,“去了也没事干,等你有孩子了,我们再去吧,你妈看看孩子,我看看门。”我知道,父亲其实是不甘心看看大门,还想多挣些钱,给我买房子。我能怎办?我只好期盼自己早点结婚生子,好让父亲兑现诺言。

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啊,挂完父亲的电话,我跟母亲打了个电话。她在姥爷家,快哭了似地告诉我,姥爷快不行了,“口吐白沫,已经发了四天的高烧了”。姥爷去年偏瘫,只能躺在床上,看着夕阳西逝。我去年春节去姥爷家,床上的姥爷看到我来,眼睛亮了一下,只说了一声,“外甥来了。”我给他钱,他不要,推辞的手却几乎动弹不得。我鼻子一酸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我不明白,好好的人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?想当年,姥爷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会拉二胡,卖过糖葫芦,贩过牛……

“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啊”,母亲在电话里哽咽道。是啊,人固有一死,可不能见死不救,更何况是自己的亲人。我给表哥打了电话,让表哥劝劝舅舅们,赶紧拉姥爷去医院治治,“怎么着,我们也得尽心尽力啊”。表哥答应了,表哥是个“好孙子”,每次都给姥爷带很多的药,还经常帮姥爷擦洗身子,连脚上的污垢都给抠。而远在千里之外的我能做什么呢?什么都不能做,只能默默祝愿,祝愿姥爷能挺过这一关。姥爷,我是多么想再听您拉一曲二胡,再听您喊一声“外甥来了”。

母亲还在电话里问我,找到女朋友了吗。我回答说:“你还是先管好姥爷吧,其他的再说吧。”母亲长叹了一声,不知是在感叹姥爷的病,还是为我感叹。我早点成家,是母亲现在最大的心愿,她总是跟我说:“你再不结婚,我就老了,看不了小孩了。”

接着,我又给奶奶打了个电话。电话响了好久,奶奶才接,她说自己刚才睡着了,“上年都不喘了,这么又踹了,喘得睡不着,就早点睡了”。我劝她去拿些药吃,奶奶则说:“你过年给我买的药,都还没吃完呢。”我本想告诉奶奶,那些药只是保健品,还是需要对症吃药的,想想还是算了,奶奶何尝不知道呢。奶奶现在不止需要药品,更需要晚辈的孝顺和关心。奶奶把我这几年买的保健品包装盒全部都摆在堂屋正中间,逢人就说,“这是俺孙子给买的”。别人一夸,奶奶就高兴得合不拢嘴,哮喘也就轻了许多。奶奶也在电话里问我对象的事,我不忍伤她心,回说:“快有了,你就等着今年抱孙子吧”。奶奶呵呵笑道:“那就好,俺天天就盼着这个呢。”

挂上电话,思绪难平,我更加意识到亲情的珍贵和生命的脆弱。远方的我,能为亲人做些什么呢?我只能给他们手机各充了点钱,我只能期盼自己早点找到女朋友,早点成家生子,圆他们的心愿。

分享到:

推荐 | 举报 | 打印 | 关闭